秦嶺

科室: 認知睡眠中心
職稱:主任醫師

門診排班

特需門診 專家門診 普通門診 停診

門診科室:認知睡眠中心

上午
門診時間:周一 上午
門診科室:認知睡眠中心
門診類型:專家門診
門診時間:周三 上午
門診科室:認知睡眠中心
門診類型:專家門診
門診時間:周四 上午
門診科室:認知睡眠中心
門診類型:專家門診
下午
注:若因特殊情況出現官網上的醫生出診時間與實際不符,以醫生的實際出診時間爲准,官網上的出診時間僅供參考。

醫師簡介

秦嶺  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認知睡眠中心主任,碩士。研究領域:認知功能障礙和睡眠障礙。臨床診療:神經發育障礙(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學習障礙)、睡眠障礙和繼發性認知功能障礙。畢業于廣西醫科大學臨床醫學院,在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獲得碩士學位。于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醫院神經內科從事住院醫師工作,在住院醫師工作期間獲得了國際楊森科學基金和廣西自然科學基金資助,在國內率先開展頭頸部腫瘤放射治療對中樞神經系統損傷的誘發電位研究,最早開展了青少年認知功能的放射損傷研究。2002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科學研究項目,開展廣西壯族漢族免疫遺傳差異比較研究,同年獲得廣西科技進步獎三等獎。2006年獲得廣西政府廣西科技青年獎。2007年參與國家十一五支撐計劃項目,負責西部腦血管病防治分項目;2009年開始籌建廣西第一家認知睡眠中心,在國家創新基金、廣西科技攻關計劃和南甯市科技計劃項目聯合支持下,在JP.Das(PASS理論建立者)教授指導下,將智力的PASS理論以及衍生認知評價工具(DN:CAS)引入臨床醫學領域,建立了國內臨床醫學第一個遠程數字化認知功能計算機評價系統和實驗室;在廣西人才小高地計劃、廣西攻關計劃項目和廣西衛生廳科學研究項目支持下,開展了多動的定量研究,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兒童認知功能損傷及幹預系列研究,射線對人腦認知功能損傷的定量研究,妊娠婦女認知功能變化研究,幼兒認知與運動發展系列研究,廣西護理醫學工作者睡眠與壓力源的研究,睡眠障礙的經顱磁刺激治療研究,遠程數字化醫用電子量表計算機平台研究。2011年和2014年分別兩次作爲訪問學者學習于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和澳大利亞臥龍崗大學。多篇論文在中華系列期刊和國際期刊發表,並被SCI收錄。現擔任的學術職務:中國心理衛生協會兒童心理衛生專業委員會委員,中華醫學會醫學科研管理學分會青年委員,中國災難救援醫學會理事;中華醫學會兒科分會發育行爲學組青年委員,擔任《中華放射醫學和防護雜志》編委,《中國急救複蘇與災難醫學雜志》和《廣西醫學》編委。

爲認知睡眠障礙患者除病解憂

——記自治區人民醫院認知睡眠中心專家秦嶺

睡眠障礙因其發病率高、影響工作生活、危害身心健康,近年越來越受到人們關注和重視;兒童認知障礙對很多人來說還很陌生,還沒有引起家庭、學校乃至全社會的足夠重視,但卻是一個影響家庭發展和社會未來的公共衛生問題。我院秦嶺主任醫師,以認知神經科學和睡眠醫學爲基礎,整合不同學科資源優勢,建立了廣西第一個計算機數據化的診斷和治療認知障礙和睡眠障礙的研究型臨床中心,爲廣西研究和診療認知睡眠障礙疾病提供了先進的平台。

秦嶺1992年從醫科大畢業分配到我院神經內科從事臨床診療工作,1998年開始對創傷認知障礙進行研究,其關于腫瘤放射治療對大腦損傷導致的認知功能障礙方面研究,在國內醫學領域獲得同行認可,2010年被該領域國內頂級學術期刊《中華放射醫學與防護雜志》聘爲編委。有了之前的認知障礙理論和實踐研究基礎,加上近年來對兒童認知障礙和成人睡眠障礙的潛心研究,他整合廣西大學計算機信息領域和華東師範大學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優勢資源,于2009年,在衛生廳的批准下,開辟了學科領域的一片新天地——在我院成立了廣西第一家認知睡眠中心,中心的工作重點是以研究診療兒童認知障礙和不同人群各種類型的睡眠障礙爲起點,逐步全面地開展人的認知障礙和睡眠障礙疾病臨床診療工作和臨床診療研究。

相關醫學研究顯示,人的大腦處理信息時分爲覺醒狀態和抑制狀態,正常的抑制狀態是睡眠狀態,正常的覺醒狀態主要體現的是人的認知,要了解睡眠障礙對大腦的損傷,就要研究大腦覺醒狀態的認知功能;要研究認知,也不能脫離對睡眠狀態的研究。秦嶺主任認爲,在臨床上,將認知睡眠兩個功能整合進行系統的研究,才可能較爲全面的考察評價大腦可能存在認知和睡眠功能的損傷,給臨床診療提供可靠地的診療證據,認知睡眠中心就是基于這一理念進行設計。

在診療認知睡眠障礙疾病的臨床工作中,在廣西人才小高地項目和醫院支持下,秦嶺主任建立了與華東師範大學認知心理學院、廣西大學計算機學院和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兒童認知發展中心合作的跨學科、跨機構和跨地的臨床研究型團隊;在國家創新基金支持下,成功的引進了國際著名的加拿大J.P.Das教授所創建著名智力理論——PASS理論,通過計算機技術實現了PASS理論配套工具的標准化和臨床適宜化,建立認知功能評估計算機系統(DN:CAS),建立認知功能訓練的計算機遠程系統,該系統可以允許不同地域的醫院間的聯網共享,使兒童的認知功能訓練可在在家中實現。認知睡眠中心在引進消化國外便攜式睡眠監測系統的基礎上,開展橫向合作,建立了具有自主知識産權體動睡眠計算機監測系統,失眠患者可以將睡眠檢測儀佩戴在手腕帶回家,檢測儀可以提供了失眠患者家庭場景的失眠數據,爲臨床診斷和催眠藥物的使用提供了堅實的定量評價。認知睡眠中還建立了電子量表平台,爲臨床數據標准化采集和評估提供計算機數據平台,該系統提供了以人機對話模式爲主的患者臨床信息采集模式,病人的信息數據可以得到全面的保存和記錄,有利于提供臨床診療和臨床研究可靠性,提高了臨床醫療過程的安全性。

我國成年人睡眠障礙疾病的發病率高達57%,主要分爲失眠症、醒覺不全綜合症、嗜睡症、睡行症等多種類型。當今社會由于人們生活節奏加快,學習和工作壓大加大,精神負荷增大,生物鍾打亂等導致晚上睡覺失眠的人越來越多,其中不乏一些高管和白領階層。長期失眠往往引發機體新陳代謝紊亂,加速皮膚老化,智力、大腦記憶功能減退,免疫功能降低,身心疲憊,形成很大的精神壓力。秦嶺依托中心計算機模塊控制的睡眠檢查監測系統對失眠症等患者進行明確診斷後,采用“藥物+高頻經顱磁刺激+生物反饋”綜合治療方案對不同類型失眠症患者進行療效顯著的針對性治療。有一位50多歲貴陽市某高中班男老師,因學生升學壓力大,導致了惡性失眠,每個晚上都爲睡眠問題感到緊張、絕望,以至于影響了身心健康,甚至連在學校的教學、行政管理等工作都無法勝任了,在當地多家醫院治療均沒效果,自稱只能認命了。他在一次來南甯看望女兒生孩子時了解到我院認知睡眠中心能治療失眠,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找到了秦嶺。經藥物+高頻經顱磁刺激+生物反饋的綜合治療方案對其進行了12天綜合治療後,其不但恢複了正常睡眠,現在已近可以正常上班了。

兒童認知障礙主要包括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俗稱多動症)、語言發育障礙、計算障礙、閱讀書寫障礙、廣泛發育障礙、孤獨症等多種類型,其中僅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在我國的發病率就達到了5-7%,是一種發病率較高、但被社會知曉率較低的兒童認知障礙疾病。由于社會對該疾病知曉率低,學校老師總體識別該病的知識缺乏,兒童家長則根本不知道這是一種疾病或沒有意識到這種疾病的嚴重危害,因而,即使在我國發達地區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就診率也不超過1%,發達國家的就這率則達到了30%。爲了喚起全社會的重視,讓患兒們能得到及時的就診治療,全面提升國民素質,秦嶺一方面積極到南甯市的小學進行健康知識科普講座,建立“學校——家庭——醫院”全社會關注的防控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模式;另一方面,進行的診療研究,指導研究生開展廣西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流行病學研究和臨床的定量診斷研究。目前的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診療水平已居全國先進水平。

有一個7歲男孩,學習成績很差,是班上的倒數,調皮搗蛋,上課不聽課,其父母爲此多次被老師約談。家長帶他到我院認知睡眠中心就診,並被診斷爲注意缺陷多動障礙+多動+沖動症,經對孩子進行“認知功能訓練+藥物治療+行爲管理”綜合治療後,其不但之前的很多壞毛病都沒有了,成績也一下躍升到班上前5名。

秦嶺兼任廣西醫科大學和華東師範大學認知心理學院碩士生導師,主持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國家十一五創新計劃項目分項目各1項;主持廣西科學研究計劃項目2項和廣西衛生科學研究重點項目1項。參加國家創新計劃項目—認知功能計算機評估系統與訓練系統的研究開發;獲得廣西科技進步三等獎1項和廣西適宜衛生技術獎三等獎3項;2006年獲得廣西科技青年獎。(譚德軍)

我院重症肌無力免疫功能障礙的分子生物學研究與應用達國際先進水平

重症肌無力(MG)是一種自身免疫性疾病。主要表現爲骨骼肌病態疲勞和無力,MG病情遷延,反複發作,給患者及家屬帶來沉重負擔。爲了建立有價值的MG病情及療效評價方法,爲診療提供依據,

我院神經內科李呂力、張麗香、秦嶺等專家自2003年7月起開展了重症肌無力免疫功能障礙的分子生物學的研究。該研究發現MG患者血液中存在反應病情和療效評價的血清學標志物,經專家鑒定該研究達國際先進水平,獲2012年廣西科學技術進步獎三等獎和廣西醫藥衛生適宜技術推廣獎一等獎。

過去, MG臨床診斷主要依賴患者肌無力症狀改善情況評估療效,對MG存在的免疫功能異常和近、遠期療效缺乏准確評估方法。研究MG發病與免疫相關基因的相關性,建立具有指導價值的MG臨床療效評估方法,一直是臨床急需解決的問題。李呂力等專家通過采用人外周血進行MG免疫功能障礙的分子生物學研究,篩選MG相關基因差異表達,檢測細胞因子網絡及其與臨床病情的相關性。該研究發現差異表達基因及細胞因子網絡失衡在MG的免疫發病機制中的作用,尋找到了反映病情及療效評價的血清學標志物,爲MG提供了有價值的臨床病情及療效評價依據。

該研究的亮點是首次發現細胞因子網絡失衡與MG病情密切相關;首次應用細胞因子網絡失衡評估糖皮質激素(GC)治療臨床療效;首次采用人外周血單個核細胞研究MG基因差異表達;發現MG存在不同功能群基因表達差異,其發病是由多基因參與不同的生物學途徑共同調節,解答了MG的發病機制、臨床診療中一些難題,發現了有價值的臨床評估方法和指標,爲MG臨床診療和研究提供新思路。

該研究取材方法簡單、實用,患者損傷小,費用低。目前已在廣西9家醫院推廣應用,對MG的診療取得了較好的效果。(張明英)

孩子爲什麽學習不好——腦科學的解讀

國人重視孩子的教育,所以非常在乎孩子在學校的學習成績,每一個學期的段考和期考,孩子的父母們都會盯著孩子的考試分數,在班級的排名等等。孩子成績好的自然高興,但是如果孩子學習成績不好,就會帶給家長們無數的煩惱。更加令人煩惱的是很多孩子因爲學習不好,慢慢地失去了學習的興趣。不少父母給孩子進行了智力測驗,結果被告知孩子智力正常。 我的孩子智力正常,爲什麽學習不好呢?很多的腦科學家都嘗試著解讀。

世界著名的認知神經科學學者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的JP.Das教授,上個世紀80年代在加拿大開展了兒童學習困難的一系列研究,他提出了世界著名的智力理論PASS理論,他認爲人的大腦的功能就是加工各種信息,形成對外界刺激信息決策,並指揮身體做出恰當的反應,大腦加工信息的過程被分爲注意、計劃、同時加工和繼時加工等四個過程,這四個過程分別包括大腦12種對信息的提取和編碼加工過程。他研究發現那些智力正常的孩子學習不好和學習困難的原因由于僅僅在當中一個或者多個提取和編碼信息過程出現問題,所以總體上表現智力正常,但卻在學習某個科目發生困難或者解決某種任務的題型上發生錯誤。現有的研究表明,對于6-12歲兒童,如果大腦對信息的計劃和同時加工比較差,那麽孩子會在數學的應用題和複雜函數題解決方面表現困難,如果孩子大腦對信息繼時加工功能較差,就會表現在需要記憶的課程比較吃力,如果孩子的大腦的注意功能較低,在50個孩子一個班級上課的過程中,就很難保持對老師上課講解內容的追蹤,就表現出上課效率低的問題。

現代的計算機測量技術已經可以通過呈現不同大腦認知加工任務來評估孩子大腦在注意、計劃、同時加工和繼時加工能力高低,而這些評價將有利于我們了解不同的孩子大腦工作的特點,我們從智力的PASS理論不難理解到,不同的孩子大腦4個加工過程和大腦12種對信息的提取和編碼加工能力不盡相同,他們每一種組合都會形成孩子大腦對信息加工的特點,這些大腦對信息加工的特點,在日常的學習中的表現就是孩子展現的對不同科目的學習能力。

對信息的提取和編碼加工能力是由神經細胞關聯方式、神經遞質傳到過程以及大腦習得性的運行策略決定的;不同的大腦在相同的腦區有不同的神經細胞突觸間關聯的方式,有不同的神經細胞內外神經遞質濃度和神經遞質受體,這些即決定了孩子大腦對同樣信息加工的速度存在差異;而大腦習得性的運行策略則由外界信息和孩子特定的提取和編碼加工能力相互作用形成。從這一點出發,同樣一個孩子,在接受不同的教育時,大腦最終形成的運行策略也不相同。這就是在我們生活中,優秀的老師常常能夠教育好更多的學生原因之一。

總結上面的論述,我們可以提煉一下關于腦科學研究對大腦信息加工能力的觀點:①不同孩子的大腦有不同對信息加工的特點;②不同孩子的大腦存在信息加工功能的差異;③孩子大腦的運行策略是外界信息和孩子大腦特定的信息提取和編碼加工能力相互作用形成,所以教育很重要。

根據上面腦科學的知識,讓我們再來嘗試解析一下“孩子爲什麽學習不好?”,一起探索一下孩子學習不好的可能具體原因。

我們認爲對于大部份孩子而言,父母判斷“我的孩子學習不好”是因爲選擇了錯誤的判斷標准。因爲這些父母常常用班上前5名和前10名來要求孩子,來斷定“自己孩子學習不好”,不同孩子的大腦存在信息加工功能的差異,我們不能用一個同樣高水平的要求來苛求自己的孩子,就好像不能要求我們每個成年人跑步都像劉翔一樣快。所以,孩子的成績只要在正常範圍,就應該是可以接受的。我們可以給孩子指出學習的目標,但是不能給出沒有必要的壓力,否則,孩子就會出現第一天高高興興上學去變成某一天不願上學。

我們認爲對于大部份孩子而然,父母判斷“我的孩子學習不好”是因爲選擇了錯誤的判斷指標。數學、語文、英語、物理和化學當然是重要的課程,但是,不是每一個學生的大腦都能夠優秀的學習這些知識,不同孩子的大腦有不同對信息加工的特點,所以,孩子對某一門課程善于學習,而某一門課程學習能力較低是一種正常現象。更重要的是,一些孩子可能並不善于學習上面的所有課程,這也不表示他們學習存在問題,只要他們的認知加工能在正常的範圍,可能的原因是他們的大腦可能對類似藝術、運動方面的知識的提取和編碼加工更具備優勢。

我們認爲“孩子學習不好”可能的原因和我們的教學有關,我們國家教育還不發達,班級教育規模仍然是大班爲主,教師在教學過程中,管理50-60個孩子的教育,很難根據每一個孩子的學習特點(其本質是大腦對信息編碼加工的特點)進行教育,也就是不能完全做到因材施教,老師僅僅能做到根據班級50-60個孩子平均水平和一般特點制定教育策略,這樣就必然導致一些孩子無法形成最佳的大腦加工信息運行策略,表現出孩子很用功,某些功課很費勁,但是成績不佳的局面。

我們常說“父母是孩子的第一個老師”。孩子是父母遺傳基因的繼承者,在基因的作用下,孩子的大腦結構和功能都會繼承父母雙發的某些特點,也就是說孩子的大腦處理信息的運行策略最容易接受父母大腦處理處理信息運行策略的影響,這就是俗話說的“這孩子說話做事和他爸一模一樣”的主要原因;父母對周圍發生的一切事件處理的方式其本質是大腦對事件相關信息處理後的決策,孩子從一出生就和自己的父母朝夕相處,孩子從小就會從父母的一言一行中潛移默化的學習到父母大腦對外部信息的處理策略。當然,孩子在不斷地成長中接觸外界,接觸到除父母外更多的人和事物,他們會接受到與父母不同的教育,他們處在和父母青少年時期不完全相同的時代,所以,這一切都會促使他們的大腦改善和建立自己特有的大腦處理信息策略,這時候我們就說這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孩子學習不好”還和孩子可能存在大腦功能性疾病相關,較爲常見的疾病主要是兒童神經發育障礙的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俗稱多動症 ADHD),這種兒童腦功能發育性疾病發病率在5%,也就是平均每50個人班級就會有2-3個孩子會發生這種疾病。現在的腦科學研究表明,兒童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兒童大腦因爲5-羟色胺這種神經遞質轉運方面出現問題,導致孩子額葉大腦功能不佳,在臨床上我們對孩子進行大腦加工信息的認知加工功能進行檢測表明,這些孩子大腦的計劃功能和大腦的注意功能和同齡孩子比較表現出功能不佳,所以常常在完成必要的學習任務時,無法高效和持續的執行學習中對信息的處理,表現做出與完成任務無關的動作和行爲;他們的大腦還常常不能准確的分析判斷其他同學面部表情信息和情緒信息,在學校出現經常騷擾同學的表現;注意缺陷多動障礙的孩子除了計劃和注意功能出現障礙,大腦還常常合並對信息的同時加工或繼時加工的編碼障礙,如果這樣,孩子哪怕在認真學習的情況下也表現出數學或者是語文方面的學習困難。過去人們不明白爲什麽孩子爲什麽有多動症,爲什麽這些孩子學習不好,不肯定這是不是一種疾病,隨著現代腦科學的發展,正如前面所說,現代的計算機測量技術已經可以通過呈現不同大腦認知加工任務來評估孩子大腦在注意、計劃、同時加工和繼時加工能力高低,這些檢查結果結合臨床醫師的觀察,就可以准確的診斷這種疾病。越早診斷越早治療就可以盡早的幫助孩子的大腦功能恢複到正常孩子的水平,使他們的大腦不是去建立正確處理信息策略的小學和中學的時間。

既然孩子的大腦信息加工存在問題,爲什麽智力測驗又是正常的呢?這個問題出在智力測驗所使用的工具,我們很多機構選用的智力測驗工具主要是韋氏智力量表,這種評價工具中很多任務的設置是以日常的知識作爲基礎,它測評的結果較大的受到孩子過去所積累的日常知識影響,所以,這種工具並不能敏感的反應孩子大腦對信息認知加工方面存在的問題。是不是韋氏智力量表這種工具不好呢?當然不是,只是“稱量不同的東西應該選用不同的秤”。

總而言之,當你認爲你的孩子學習成績不理想的時候,你應該仔細思考以下問題:

我想通過對這些問題的思考,我們就會初步獲得“孩子學習不好”的原因,有的放矢,盡可能地幫助我們的孩子在學習上取得進步,“讓每一個孩子都成爲父母心中的小天鵝”。(認知睡眠中心 秦嶺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服務號 官方微信 訂閱號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官方微博
預約挂號 醫療咨詢 進修報名
微信掃碼登錄 賬號密碼登錄